20160213

人頭清涼

"一言難盡像是鮮花,而寫字只能把花摘下來寫死。"

「睡得好深好深,好像睡到骨頭裡面去了」




運動是為了好好入定,是為了人頭的爽度。

兩肩兩跨如果沒有放鬆,靜坐是坐不住的。靜坐的爽度,現階段我坐定半小時才會出來:一時(*),感覺後腦勺鬆了、頭殼中點鬆了、眉心鬆了、頸椎也鬆了。就像是大冰塊正在化解,一塊一塊龜裂,好像還聽得到冰塊慢慢剝落、噼噼啵啵的聲音。一顆人頭因此清涼。

我想讓清涼的爽度全身流竄,「怎麼辦」(**)?昨晚去找KT老同學求道,先從席地坐的高度開始調整,一張兩張磚墊或是榻榻米開始加。「讓兩髖比兩膝高一點點,這樣會不會比較放鬆?還有哪裡緊繃?」

結緣的KT繼續說:「靜坐是一個打天下的過程。意守丹田,後背放鬆。身體實驗的目的,是要覺知深度的肌理,讓大大中中小小及更微小的關節們放鬆、再讓這些放鬆部位發想為能量的流動,從你冰塊融化的地方開始,接著是臨近部位,慢慢慢慢,展延至整個身體的小宇宙」。

一言難盡像是鮮花,而寫字只能把花摘下來寫死。


早上起床,一覺好眠。「睡得好深好深,好像睡到骨頭裡面去了」(***)。謝謝KT老師老同學,也推薦給全身緊繃、或該說是迷失身體重心的朋友們。 ( @KT lab 身心實驗室




----
(*) 《金剛經》第二句。
(**)「知識份子的作用,就是在使知識份子之成為特別領袖不再需要」。(列寧1902,《怎麼辦?》)。
(***) 小狗鹹鹹 ( Saltie Doggie, 1997-2009)。 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